页面载入中...

【情欲电影院】非遗中国:翼城花鼓

情欲电影院

  作家于杭敬撰《身边的凌老师 心中的二月河》:“也许,先生的离去,对于文坛来讲少了一位大师,而对于与之朝昔相处的南阳人来讲,却少了一种令家乡骄傲与踏实的情缘。这个曾经温暖启迪无数后人的文学前辈和文化大师,他手提菜篮步履蹒跚的身影,何曾在南阳的街巷里隐去?”

  “也许在文人墨客的眼里,二月河是大师先贤,皇皇巨著落霞三部曲,名垂青史。对于普通的文学青年来讲,他也许就是仰止的高峰与可敬可亲的长者。而在更多南阳人心中,他就是那位穿着松口布鞋,敦厚直爽的邻家大叔。虽然在报纸电视里见过,更多的是街巷菜市场里也见过,他还是住在白河岸边那栋红砖小楼的院落里,院子里翠竹依然挺拔,青菜依旧葱绿,他依然不曾走远……”

  作家徐文敬撰挽联:白河岸边如椽巨笔绘就康乾百年盛世,卧龙岗上嘉勉后学赓续南阳千载文脉。

情欲电影院

  艺诺:您作为一位艺术高校教授又是一位艺术家,您可以以您自身的角度谈谈艺术与教育以及您期望的方向吗?

  朱刚:我学画之初,受的是苏联契斯恰科夫那套体系,那时没有别的选择,国外的画册也很少能看到。孟光老师教我们素描,他讲得最多的并让我们学的是学长陈逸飞。陈逸飞画的《海军》是我们学习的模版,放在教室里让大家研习。我至今还清晰地记得那幅素描。能够看到的几本巡回展览派的画册,是邵洛羊老师从教师图书馆里偷偷拿出来给我们看的。或许是先入为主的原因,使我后来去国外参观博物馆美术馆,都会在潜意识中拿巡回展览派作品与展品作比对。

  其实,对于一个艺术家也好,一个老师也罢,作画教学光盯着一种风格流派,往往会使己使人“营养不良”。蔡元培先生当年十分推崇“闳约深美”是有道理的。所谓“闳”,就是知识面要广阔,我们今天倡导的通识教育就是为了拓展学生的知识面;“约”就是在博采的基础上进行慎重的选择;“深”入进去研究学习;然后再从里面出来,这时的出来就已经形成了自己的风格,谓之“美”。

标签: 情欲电影院
admin
【情欲电影院】非遗中国:翼城花鼓

发表评论

◎欢迎参与讨论,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、交流您的观点。